“黑客”能帮忙扳回赌本吗?糊涂夫妻输钱又被骗钱(黑客能否追回赌博输的钱

文/泓杰

妻子参与网络赌博输巨款,糊涂夫妻竟想借助“黑客”扳回赌本,结果中了骗子的圈套,最终酿成家破人亡的悲剧。2021年12月28日,湖北省黄梅县人民法院宣判了这起诈骗案。

自告奋勇

周宇在汽车修理厂工作,家境富裕。他的妻子赵红全职在家带一双学龄前儿女。2018年,周宇父母周必建、王玉琳的住房及门面房拆迁,领取了200多万元安置补偿款。老两口索性不再买房,住进周宇夫妻的别墅。为了与儿媳和睦相处,周必建、王玉琳将一半的家产交给赵红掌管。周必建夫妻接手家务并陪伴孙子孙女,赵红轻松了许多,于是没事就泡在网上。

2019年3月下旬,赵红在家刷微信,被人邀请加入群聊。群里好几个人晒出博彩收入单,有人还推送了App,并指导大家下载。赵红萌动了“小赌怡情”的念头,接连几次投注,获利2000多元。之后,她的投注越来越大,结果输多赢少。短短半年,公婆给赵红的130万元被她输光了,周宇交给她的家用积蓄也所剩无几。

赵红没有从中吸取教训。她认为,博彩输赢很正常,自己输光了家当都怪运气不好。于是,赵红不惜借高利贷参与网络赌博,结果越陷越深。到2020年6月,赵红累计输掉500余万元,其中300余万元是借款。

2020年7月初,有债主上门催债。面对丈夫和公婆的质问,赵红谎称欠外债150万元。为了保全家庭,周必建夫妇拿出了全部积蓄,帮儿媳清偿债务。时隔不久,又有其他债主找上门来。赵红这才如实告知欠债数额。全家人彻底没辙了。

2020年8月5日,周宇在前往派出所报案途中,遇见了赵红的堂弟赵庆文,还有一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。赵庆文指了指小伙子说:“姐夫,他叫李峥。我们正准备去你家,给妹妹现身说法。”李峥插话说:“我也在网络赌博中栽过跟头。”

赵庆文说教了赵红几句就离开了。李峥滞留在周家。他告诉周宇和赵红,自己是电脑高手,熟悉网络“黑客”技术。自己曾在网络博彩中输了20万元,后通过修改后台参数把钱赢了回来,还赚了不少。赵红信以为真,当即请李峥帮忙。见周宇仍不相信,李峥说自己的另一部手机在家里,可以拿过来展示数据。

趁着李峥回家的空档,周宇打电话询问赵庆文。赵庆文说,不知道李峥运用“黑客”技术的能力,但他精通计算机技术,给好几家网吧做电脑维护。

李峥很快赶回周家,当着周宇和赵红的面,亮了亮手机上的微信零钱截图,共计170万元,另外还有网络破解器软件。他问赵红要了博彩平台的网址、登录账号和密码,声称会用“黑客”技术为赵红的账号“上分”,并叮嘱千万不能再自行登录这个账号,也不能跟任何人说。周宇和赵红激动地说:“老弟,如果把输掉的钱弄回来,我们给你20万元酬劳。”

8月7日晚,李峥分别给周宇和赵红发了微信截图——赵红在博彩平台的账号多了5万分(相当于5万元)。夫妻俩对李峥十分佩服。李峥告知,必须在个把小时内把5万分在网站上投注掉,否则就会失效。不成想,赵红将这5万分输光了。但是,周宇和赵红有了希望——有“黑客”相帮,迟早能咸鱼翻身。

家破人亡

2020年8月9日上午10时许,李峥又发微信截图给赵红,声称其用“黑客”技术篡改了博彩网站的后台数据,弄到380万分。赵红赶紧打电话给李峥,想问问提现的事,但李峥的手机处于通话状态。随后,赵红收到“博彩网站客服请求加微信好友”的信息。

添加成功后,对方告知,如果想提现,必须在平台指定的账户汇入30万元手续费,不然所有的金额都会清零。赵红再次拨打李峥的手机,李峥说:“这是博彩平台的规定,比起380万元,只是零头而已。”赵红说:“我现在有那么多外债,到哪里找钱呢?”李峥提出可以出20万元,让周宇凑10万元。赵红打电话让周宇想办法,周宇吼道:“你闯下这么大的祸,我去哪里借钱!”

当天晚上,周宇和赵红登录博彩网站,发现380万分没了。夫妻俩发生激烈争吵,周必建、王玉琳被惊动,也指责儿媳把家里搅得鸡犬不宁。周必建还气哼哼地对儿子说,不如趁早离婚算了。

周宇让妻子找李峥想想办法。李峥向赵红提议,合伙开一个工作室,投资共赢金融App。赵红不解其意,李峥解释说,就是搭建一个金融平台吸引客户资金,并依托第三方支付平台提供代还信用卡、垫资过桥等业务,收取手续费。他还说:“我投资100万元,你老公出60万元,利润按比例分成。”

最终李峥和周宇签了合作协议,周宇占40%的股份。李峥对周宇说:“你只管出钱,等着分红,运营的事我负责。”周宇不放心,让赵红去工作室“打打杂”。

为了投资工作室,周宇用3张信用卡在李峥带来的POS机上刷了9万元,又从花呗中套了2万元,还向他人借款。

2020年9月18日,李峥向周宇推送了昵称“小胡”的微信名片,声称“小胡”是搞风险投资的,“我和他有合作,他的信誉不错”。周宇遂加“小胡”为微信好友。“小胡”自称系至尊平台彩金账户的经理,以平台活动、充值返利等名义,让周宇陆续向指定账户打款30多万元。

2020年11月28日,李峥承诺的收益没有兑现。周宇怒气冲冲到工作室质问,李峥的话漏洞百出,周宇这才醒悟上当受骗了。他还得知弟弟周宙被骗了46万元。李峥信誓旦旦承诺:“等我搞到钱,连本带利归还。”周宇只好忍气吞声,还让弟弟周宙不要告诉父母。

2021年小年夜,周宙到周宇家看望父母。恰巧有人上门逼债,周宙说出了兄弟俩被诈骗的事。周父大怒,拉着两个儿子报警。次日,李峥被公安机关抓获。经历此事,周母王玉琳彻底绝望,服农药自杀死亡。周必建盛怒之下,勒令儿子与赵红离婚。赵红自知理亏,遂同意净身出户。

钱没了,母亲亡故,又离了婚。周宇整日恍恍惚惚,几度自杀,被周必建及时发现并阻止。经医院诊断,周宇患上了心因性抑郁症。

严厉追责

李峥归案后供认,其参与网络赌博输了100万元。与周宇和赵红见面的当天,他就产生了骗取对方钱财补自己窟窿的念头。在弄清赵红参与博彩的平台之后,为了获取周宇和赵红的信任,他PS了微信零钱截图。获知赵红在博彩平台上注册的账号和密码后,他登录查看了赵红的账号余额和流水,遂通过修改网页参数给赵红账号“上分”的方法进一步获取信任。其实修改参数只能在自己的网页上显示,无法修改后台数据。但是,周宇和赵红对李峥深信不疑。之后就发生了周宇投资工作室和转账的事。

昵称“小胡”是李峥曾经使用的微信。他使用该微信就是为了骗周宇的钱。“意外收获”是,周宇出于对李峥的信任,介绍弟弟周宙与其相识,李峥又从周宙处骗得46万元。

李峥还供述,他诈骗周宇和周宙的钱大多在赌博平台上输光了,小部分被其挥霍殆尽。

2021年8月10日,黄梅县人民检察院以诈骗罪对李峥提起公诉。检察官指控,李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基于被害人周宇和周宙对其的信任,通过投资工作室,利用微信、QQ聊天工具虚拟“小胡”的身份,且虚构“小胡”是“至尊平台”彩金经理的事实,隐瞒真相多次骗取被害人财物共计100.2万元,数额特别巨大,侵犯了公民的财产权利,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。且李峥的行为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危害。

李峥的辩护人提出,李峥确实实施了诱骗行为,但不等于构成诈骗罪。李峥无论是对周宇还是周宙的财产,均不存在直接占有的主观故意。虽然李峥有搭建金融App平台、依托第三方公司吸收资金的提议,以及诱导周宇出资成立工作室的行为,但周宇作为成年人,在明知工作室未获得相关部门许可的情况下轻信李峥,投入大量资金。故双方纠纷属于民事法律关系,应由民法调整。

法院指出,在工作室未实际运行的情况下,李峥为骗取被害人更多的资金投入,以虚假微信截图、虚拟“小胡”是“至尊平台”彩金经理的身份骗取他人财物,主观上有以非法占有公私财物为目的的故意,客观上实施了虚构平台充值。被害人基于对被告人的信任,从而对李峥介绍的所谓“小胡”产生信任,向多人分多次转款,李峥将骗取的财物部分用于网络赌博,部分用于个人开支的行为,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。

2021年12月28日,湖北省黄梅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:李峥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10年,并处罚金5万元。责令李峥退赔周宇54.2万元,退赔周宙46万元。宣判后,李峥没有提出上诉。

(本中人名均为化名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pzhqz.net/ask/2022110254.html